[qiān lǐ guāng]

千里光

(植物)

编辑 锁定
声明
本词条可能涉及专业知识,中草药并非没有毒副作用,请遵医嘱服用,请勿轻信网上用药建议。
千里光(Senecio scandens Buch.-Ham. ex D. Don),又名九里明、九里光、黄花母、九龙光、九岭光。是一种中草药,生于山坡、疏林下、林边、路旁、沟边草丛中。产于河南、陕西、江苏、浙江、广西、四川。 其性寒,味苦,具有清热解毒,明目,止痒等功效。多用于风热感冒、目赤肿痛、泄泻痢疾、皮肤湿疹疮疖。值得注意的是,与现在报道的菊三七类似,千里光属植物多含肝毒吡咯双烷生物碱,其急、慢性中毒可引起肝脏的肝窦阻塞综合症、肝巨红细胞症或肝纤维化。
中文学名
千里光
拉丁学名
Senecio scandens Buch.-Ham. ex D. Don
别 称
九里明、蔓黄、菀、箭草、青龙梗、木莲草、野菊花、天青红
二名法
Senecio scandens
被子植物门
双子叶植物纲
桔梗目
菊科
千里光属
千里光
分布区域
中国、印度、尼泊尔、不丹、缅甸、泰国、中南半岛、菲律宾等。
英文名
Climbing Groundsel Herb

形态特征 编辑

多年生攀援草本,根状茎木质,粗,
薛进泽于贵州省水城县
薛进泽于贵州省水城县 (10张)
径达1.5厘米。茎伸长,弯曲,长2-5米,多分枝,被柔毛或无毛,老时变木质,皮淡色。叶具柄,叶片卵状披针形至长三角形,长2. 5-12厘米,宽2-4.5厘米,顶端渐尖,基部宽楔形,截形,戟形或稀心形,通常具浅或深齿,稀全缘,有时具细裂或羽状浅裂,至少向基部具1-3对较小的侧裂片,两面被短柔毛至无毛;羽状脉,侧脉7-9对,弧状,叶脉明显;叶柄长0.5-1(-2) 厘米,具柔毛或近无毛,无耳或基部有小耳;上部叶变小,披针形或线状披针形,长渐尖。
头状花序有舌状花,多数,在茎枝端排列成顶生复聚伞圆锥花序;分枝和花序梗被密至疏短柔毛;花序梗长1-2厘米,具苞片,小苞片通常1-10,线状钻形。总苞圆柱状钟形,长5-8毫米,宽3-6毫米,具外层苞片;苞片约8,线状钻形,长2-3毫米。总苞片12-13,线状披针形,渐尖,上端和上部边缘有缘毛状短柔毛,草质,边缘宽干膜质,背面有短柔毛或无毛,具3脉。舌状花8-10,管部长4.5毫米;舌片黄色,长圆形,长9-10毫米,宽2毫米,钝,具3细齿,具4脉;管状花多数;花冠黄色,长7.5毫米,管部长3.5毫米,檐部漏斗状;裂片卵状长圆形,尖,上端有乳头状毛。花药长2.3毫米,基部有钝耳;耳长约为花药颈部1/7;附片卵状披针形;花药颈部伸长,向基部略膨大;花柱分枝长1.8毫米,顶端截形,有乳头状毛。
瘦果圆柱形,长3毫米,被柔毛;冠毛白色,长7.5毫米。[1]

植物形态

  • 千里光全株
    千里光全株(5张)
  • 千里光枝叶
    千里光枝叶(3张)
  • 千里光花果
    千里光花果(7张)
    江苏唐人阁

生长环境 编辑

生于山坡、疏林下、林边、路旁。适应性较强,耐干旱,又耐潮湿,对土壤条件要求不严,但以砂质壤土及粘壤土生长较好。[1]
江苏唐人阁

分布情况 编辑

千里光
千里光 (5张)
江苏唐人阁
产中国西藏、陕西、湖北、四川、贵州、云南、安徽、河南、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广东、广西、台湾等省区。印度、尼泊尔、不丹、缅甸、泰国、中南半岛、菲律宾和日本也有。[1]

栽培技术 编辑

生物学特性
作扦插或压条繁殖
扦插繁殖:每年7-10月,截取地上部枝条,并须带有2个节间,选阴湿肥沃的土壤,将插条插入土中,土表留一个节,经常保持土壤湿润,约10-15d成活。翌年春移截,移栽前作畦,宽100cm,长可依地形及排水情况而定,穴栽或开沟栽种,行距35-45cm。
压条繁殖:每年9-10月,选母株粗壮枝条,于枝条基部2-3节处压上泥土,枝稍露出地表,待节上生根后剪断,使与母株分开,另行栽种。[2]

药用价值 编辑

功用主治

清热解毒;明目退翳;杀虫止痒。主流感;上呼吸道感染;肺炎;急性扁桃体炎;肋腺炎;急性肠炎;菌痢;黄疸型肝炎;胆湿癣炎;急性尿路感染;目赤肿痛翳障;痈肿疖毒;丹毒;湿疹;干湿癣疮;滴虫性阴道炎;烧烫伤。[3]

药理作用

1、抗菌作用
50%煎剂,对志贺氏痢疾杆茵和金黄色葡萄球菌有较强抗菌作用,有效浓度分别为1:1024和1:512,对伤寒、副伤寒甲、副伤寒乙、痢疾(弗氏、鲍氏、宋内氏)、大肠、变形、腊样炭疽等杆菌,以及八叠球菌皆有抑制作用(试管内二倍稀释法)。口服吸收良好(大鼠),排出的尿液亦有一定抗菌作用。[3]
2、抗螺旋体作用
50%煎剂,在体外对黄疸出血型钩端螺旋体的抑制很强(塑料板法、试管法);各种提取物都有不同程度的体外抗螺旋体作用,其中以醚提取液效果较好;豚鼠灌胃后采的血,兔皮下或静脉注射后取的尿,仍有一定作用;对豚鼠或金黄色地鼠进行实验性治疗,千里光醚提取物疗效不佳,仅千里光合剂(另含柴胡、密柑草、石榴皮)对豚鼠具有一定保护力。[3]
3、其他作用
煎剂在试管中,1:40浓度对人的阴道滴虫有抑制作用。从欧产千里光各部位分离出的生物碱或有效成分,对运动神经有麻痹作用,使离体豚鼠子官收缩,并具有洋地黄样的强心作用。自同属植物Seneciosarrace-nius提出瓶千里光碱(Sarracine),对中枢先兴奋后抑制,能降低血压,对大鼠肠管有明显解痉作用。有人曾怀疑瓶千里光碱类生物碱有致癌作用,经大鼠、小鼠实验,认为在肝脏可有较明显的退行性、坏死性、炎性变,但不是致癌物质。又同属植物Seneciohualtata经离子交换树脂处理之浸剂(不含生物碱,而有还原糖、酚、胺类等)有减慢心率,延长Q-R间隙,降低血压,减少呼吸率等作用。世界其他各地(欧、南美、非、澳)不同种的千里光,人和牛等家畜食后可中毒,尤可致肝硬化。千里光属中所含Pynolizidine类生物碱具有抗肿瘤作用,这与引起肝脏毒性间有一定的关系。参见大白顶草条。[3]
4、毒性
含肝毒吡咯双烷生物碱,其急、慢性中毒可引起肝脏的肝窦阻塞综合症、肝巨红细胞症或肝纤维化。[4]

临床应用

① 治疗各种炎症性疾病临床上一般用水煎浸膏片(每片重0.35克),每2欠3片,日服4次,小儿酌减。通过1338例29种各种炎症性疾病的观察,痊愈者830例(62%),好转334例(25%),无效174例(13%)。其中对上呼吸道感染、急性扁桃体炎、大叶肺炎、急性菌痢、急性肠炎、急性阑尾炎及丹毒等的疗效较为突出。服用过程中仅个别病人有恶心、食欲减退及大便次数增多等现象。此外,曾发现1例过敏性药疹,经用抗过敏药物后,即好转。
② 治疗各种眼科疾患应用50%千里光眼药水,每2~4小时滴1次,治疗急性、亚急性结膜炎200例,慢性结膜炎150例,沙眼急性期60例,沙眼慢性期(疤痕)40例,游泳池性结膜炎20例,浅层点状角膜炎30例,树枝状角膜炎60例,角膜溃疡40例,共计600例,治后显效者378例(63%),有效者215例(36.8%),总有效率为98.8%,无效者7例(1.2%)。
另用九里明(千里光)眼药水治急性结膜炎32例,全部治愈。曾将其中结膜囊分泌物培养为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病例, 与氯霉素眼药水治疗组(18例)相对比,结果两者细菌培养阴转及临床治愈平均天数都很接近。
此外,曾用200%千里光注射液耳穴注射治疗中央视网膜脉络膜炎62例,经1~2个疗程,基本治愈28例(视力恢复到1.O以上),显效7例,有效21例(视力略有增进),无效4例,恶化2例
治疗方法:将耳穴分为2组:第1组为肾、眼穴,第2组为肝、目穴。每日注射1次,两组穴位轮换注射,10天为一疗程,隔2~3天再行第二疗程。肝、肾两穴位可各注0.1毫升(小皮丘);眼、目两穴位可各注射0.4毫升。用千里光治疗本病无禁忌症及副作用,病程在1月以内者痊愈率较高。
③ 治疗滴虫性阴道炎在阴道常规冲洗后,用带线尾的棉花纱布塞蘸100%千里光溶液放入阴道内,24小时后,由病人自行取出。滴虫多者可先用棉签或棉球蘸药抹洗阴道壁,再放纱布塞。隔日1次,5次为一疗程,月经期暂停治疗。120例患者治疗后,症状消失,白带减少或消失,1周后复查白带镜检阴性者99例,列为痊愈,占82.5%;症状减轻,白带减少,复查滴虫数减少者16例,列为进步,占12.5%;治疗5次,症状消失,白带减少,但白带镜检阳性者6例,占5%。
④ 治疗钩端螺旋体病曾应用千里光合剂治疗中型及轻型的流感伤寒型钩端螺旋体病7例,全部治愈。[4]

选方

千里光-原植物 千里光-原植物
① 治烂睑风眼:笋箬包九里光草煨熟,捻入眼中。(《经验良方》)[5]
② 治风火眼痛:千里光100克,煎水熏冼。(《江西民间草药》)[5]
③ 治鸡盲:千里光50克,鸡肝一个。同炖服。(《江西民间草药》)[5]
④ 治痈疽疮毒:千里光(鲜)50克,水煎服;另用千里光(鲜)适量,水煎外洗;再用千里光(鲜)适量,捣烂外敷。(《江西草药》)[5]
⑤ 治干湿癣疮,湿疹日久不愈者:千里光,水煎二次,过滤,再将两次煎成之汁混合,文火浓缩成膏,用时稍加开水或麻油,稀释如稀糊状,搽擦患处,一日二次;婴儿胎癣勿用。(《江西民间草药》)[5]
⑧ 治脚趾间湿痒,肛门痒,阴道痒:千里光适量,煎水洗患处。(《江西民间草药》)[5]
⑦ 治鹅掌风、头癣、干湿癣疮:千里光、苍耳草全草等分。煎汁浓缩成膏,搽或擦患处。(《江西民间草药》)[5]
⑧ 治阴囊皮肤流水奇痒:千里光捣烂,水煎去渣,再用文火煎成稠膏状,调乌桕油,涂患处。(《浙江民间常用草药》)[5]
⑨ 治疥疮,肿毒:千里光水煎浓外敷,另取千里光50克,水煎服。(《浙江民间常用草药》)[5-6]
⑩ 治流感;千里光鲜全草50~100克。水煎服。(江西《草药手册》)[5]
⑾ 治汤火伤:千里光八份,白芨二份.水煎浓汁外搽。(《江西草药》)[5]
⑿ 预防中署:千里光25~40克。泡开水代水饮。(《福建中草药》)[5]
⒀ 治疟疾:千里光、红糖,甜酒糟,共煎服。(江西《草药手册》)[5]
⒁ 治各种急性炎症疾病、菌痢、毒血症、败血症、轻度肠伤寒、绿脓杆菌感染:千里光、蒲公英、二叶葎、积雪草、白茅根、叶下珠、金银花藤叶各25克。水煎服,每六小时一次。(江西《草药手册》)[5]

医药

【傈僳药】木把莫:全株治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炎,咽喉炎,肺炎,眼结膜炎,痢疾,肠炎,阑尾炎,急性淋巴管炎,丹毒,疖肿,湿疹,过敏性皮炎,痔疮《怒江药》。美卡西歪:全草治疮疖,急性结膜炎,湿疹,皮炎,脓泡疮,风湿痹痛,疮疡红肿痒痛,急性结膜炎《滇药录》。
【彝药】日车补,几起诺起:全草用于风湿疼痛,疮疡红肿痒痛,急性结膜炎《民族药志三》。根治目赤生翳,跌打损伤,瘀血肿胀,腹痛下痢,小儿胎毒,梅毒淋病,痔瘘肿痛,湿疹癣疥,虫蛇咬伤《哀牢》。日则补,日列斯,尼尼补,拉补俄:全草用于火重烦渴,火眼,眼疾,疮肿溃烂,月经不调,腹泻,感冒,疟疾,火烧伤,瘰疬,风湿关节疼痛,痔疮,咽喉肿痛《彝植药续》。
【水药】尼所:全草治阑尾炎《水医药》。
【佤药】九里光,风藤草:根、全草治风湿骨痛,跌打损伤,疮疖,急性结膜炎《中佤药》。
【白药】吉奴光:全草治疮疖,急性结膜炎,湿疹,皮炎,脓泡疮,风湿痹痛,疮疡红肿痒痛《滇药录》。吉奴光:全草治疮疖,急性结膜炎;外治湿疹,皮炎,脓泡疮《民族药志三》。
【拉祜药】威西夸:功用同白族《滇药录》。
【景颇药】Mi ji ru:治肺炎,肠炎,过敏性皮炎《德宏药录》。刀罕茅:功用同景颇族《德宏药录》。
【德昂药】刀罕茅:功用同景颇族《德宏药录》。
【畲药】全草治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炎,咽喉炎,肺炎,眼结膜炎,痢疾,肠炎,阑尾炎,丹毒,疖肿,湿疹,过敏性皮炎,痔疮《畲医药》。
【侗药】美黄畏:全草治烧烫伤,跌打损伤《民族药志三》。奴王或(Nugs wangc meep):全草主治酿鬼证(风团块),宾门(急性湿疹)《侗医学》。马黄味(mal wangc weep):全草治疮疖,肿毒[51]。
【苗药】Bux gub sheb(不敌射),Vob wik nax (窝与那),Uab miknaix(蛙密乃),Nbaox jat nyox gongb(薄加略供):全草治眼红肿辣痛,流泪《苗医药》。Vob weik nax窝乌那:叶主治眼红肿辣痛,流泪,雷公症,高烧《苗药集》。全草治风热感冒,目赤肿痛,泄泻痢疾,皮肤湿疹,疮疖《湘蓝考》。乌也扣,乌本粉:全草治感冒发烧全身疼痛《民族药志三》。
【土家药】阿更(a geng):全草主治咽喉肿痛,火眼,疱疖,流痰,皮肤痒疹《土家药》。
【哈尼药】污族俄打:根及叶煎水洗治结膜炎《民族药志三》。
【瑶药】德爽劳,意少光:全草治腹泻,感冒发热;煎水洗治结膜炎,皮肤感染溃烂,疮疖《民族药志三》。
【壮药】单天,棵旦染,落显,若张耳,下若章,牙盲弦:茎、叶治肺炎,腹泻,小儿发热,喉炎,腮腺炎,夜盲症,骨髓炎,中耳炎,外治疮疖及骨折《民族药志三》。[8]
全草(千里光):苦,凉。有小毒。清热解毒,凉血消肿,清肝明目。用于目赤红肿,目翳,伤寒,痢疾,风热咳喘,乳蛾,泄泻,时行感冒,痈肿疖毒,湿疹,过敏性皮炎,痔疮。[8]

化学成分 编辑

全草含大量的毛莨黄素(flavoxanthin)、菊黄质(Chrysanthemaxanthin),及少量的β-胡萝卜素(β-carotene)。还含千里光宁碱(senecionine),千里光菲灵碱(seneciphylline)及氢酯(hydroquinone),对-羟基苯乙酸(p-hydroxyphenylacetic acid),香草酸(vanillic acid),水杨酸(salicylic acid),焦粘酸(pyromucic acid)。此外还含挥发油,黄酮甙,鞣质等成分。[3]
花中含类中胡萝卜素(carotenoid)。[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药品 生物物种 植物 中药